主页 > 行业动态 >

口述核史 | 我至今难忘那些可敬可爱的焊工师傅们

中国核工业 中国核工业 收录于话题#口述核史48个
 
48
 
◎ 马安国 口述 尹匡 整理
 
1963年8月,我大学毕业被分配到大连523厂当技术员,那个厂是当时我国核工业最大的设备制造厂。同年11月,由于二机部天津605所需要技术员,我又被调到605所从事焊接工作。1964年,为了进一步加强四〇四厂的建设,我被抽调到二机部一〇三安装工程公司(中核二三公司前身),在焊接试验室任技术员,参加801(我国第一座大型专用反应堆)工程焊接科研试验。1964年10月16号我国第一颗原子弹成功爆炸,举国欢腾。中国的原子弹装置实际就是一个大圆筒形钢制容器,里面装的是爆弹燃料。当年制造这个容器的时候,我负责做参数记录,测量容器的变形量。能够亲身参与我国第一颗原子弹工程,我感到非常自豪。
 
01
 
— 结缘,一次意外的参会 —
 
1966年12月,为提早开展“三线”核工程的技术准备,公司总工程师李延林指派我去北京出差,主要任务是到核二院了解第二套大型专用生产堆的设计情况,重点掌握主要焊接工程技术,包括新材料、新工艺的设计要求。李延林总工程师还特意委托我到核二院看一看09工程的模型,并要求我回公司后向他汇报。
口述核史 | 我至今难忘那些可敬可爱的焊工师傅们
▲马安国
 
我到北京之后,因工作上的需要,与在北京的我们公司技术室主任陈玉训同志取得了联系。1967年1月上旬的一天,陈主任突然通知我陪他去核二院开个“很保密”的会,开会的内容并未告诉我。当天参加会议的有二机部四局、四机部和海军有关单位的同志,陈主任和我代表二机部一〇三安装工程公司参会。原来,这是一次关于09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196工程的任务分工会议。会上议定了工程分工的很多事项,其中涉及多个关于焊接技术攻关的安排。到这时我才明白,我已涉足极度机密的09工程。由于陈主任当时已调往成都二三安装工程公司(一〇三安装工程公司在成都设立的派出机构),不能返回西北,就责成我回西北向公司领导汇报。当时我并未想到,偶然参加一次会议就决定了我此后4年的人生轨迹。后来,公司领导听了我的汇报,决定由焊接试验室负责焊接技术攻关,又指派我参加196工程焊接任务的调研、施工组织设计、施工技术准备,乃至参加现场施工。从此,我就正式参加到09工程中。
 
02
 
— 抢工,焊、焊、焊 —
 
当时的中核二三公司经过西北三厂的建设,队伍颇具规模,管理能力与技术水平有了长足的进步,已经成为国内独一无二的核工程专业安装企业。在当时的形势下,走活公司“一盘棋”,集中优势兵力,组织会战,是必然的选择。鉴于此,以朱泗亭同志为首的公司领导对资源调配、队伍布局作出了科学合理的安排。总体来说就是合理分工、突出优势,西北、西南两处协同会战。口述核史 | 我至今难忘那些可敬可爱的焊工师傅们
▲中国第一艘核潜艇陆上模式堆建造厂房
 
196工程就是在山沟里修一个大厂房,修一个拦河坝,把水聚下来,然后在厂房里做一个能容纳核潜艇的大蓄水池。这个蓄水池里建了三节舱作为工程的核心部分,包括堆舱、副机舱、主机舱,核潜艇的核动力装置就在那里建成,投料并实现临界运转。196工程的安装施工是从1968年下半年开始的。1968年冬至1969年初,中核二三公司各路人马聚集到四川西南山岭中的“一号点”,开始了为期两年的196工程会战。我也在这个时候从西北进入四川参加196工程建设。根据上级安排,我担任一处焊接队技术负责人,兼现场生产组成员,负责196工程焊接技术工作,并参与工程管理。当时公司的焊接力量比较薄弱,技术能力不足,再加上受文化大革命的冲击,困难重重。经过公司积极协调,焊接队调集100余人,其中西北支援人员约40人,成立了电焊班、气焊班、自动焊班、探伤班以及理化实验室,应该说是专业工种齐全,实力大增。更重要的是,这些来自不同单位的同志,为了按期完成196工程的高技术、高质量要求,最紧张的时候是三班倒,白天晚上都不休息。在现场干活的人三天三夜没有休息的都有,那个时候相当紧张。通过抢工、赶工,真正做到了不负重托、不辱使命,圆满地完成了施工任务。
 
经过近两年的抢建,1970年7月,196工程顺利完工,核潜艇陆上模式堆装料启动并顺利达到满功率。一年之后,我国第一艘核潜艇制造完工并下水试航。
 
03
 
— 成功,焊接实例绝无仅有—
 
这里,我想着重讲一下我亲历的两项重大技术攻关——陆上模式堆主回路管道安装自动焊和反应堆压力壳的焊接。
 
核潜艇陆上模式堆的一回路主管道是厚壁不锈钢管道,工作介质为高温高压的放射性轻水,又要承受将来核潜艇航行时的冲击力,因而设计方不但规定了材质、规格和质量性能,还规定了焊接工艺方法——带熔化垫圈钨极自动氩弧焊。这种焊接工艺方法的关键点有2个:一是实现熔化垫圈在接头根部的完全熔合,保证管道焊缝背部的良好光洁成形;二是在堆舱狭小空间实现全位置自动焊接。这种焊接工艺是从苏联引进的,国内尚无先例。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,公司就开始在国内引进了成套的管道自动焊机。接受196工程焊接攻关任务后,公司焊接试验室历经两年的技术试验,在设备调试、熔化垫圈加工、焊接工艺规范选择、辅助卡具设计制作等一系列方面取得了成功。1969年初,公司焊接试验室连人带设备进入现场后,又不断演练完善操作,保证了自动焊施工的顺利实现。施工过程中,自动焊班的焊工,在堆舱极为狭窄的条件下,趴在主管道上施焊,真可谓一丝不苟、精雕细刻,完成了一个又一个焊口的现场施焊。196工程反应堆一回路主管道系统共有115个安装焊口,除6个焊口因空间位置过于狭小只能用手工氩弧焊施焊外,其余109个焊口完全实现了底层焊缝的自动焊,管道背面焊缝光洁平滑,质量优良,受到各方的高度称赞。这项成功的工程焊接实例,当时在国内是绝无仅有的。
 
陆上模式堆反应堆压力壳采用的是一种高强度的合金钢,是我国科研部门和钢厂专门为09工程反应堆压力壳研制的。这种钢的机械性能完全满足核潜艇反应堆压力壳的要求,但是高强度往往又是对焊接工艺性的极大制约——容易产生焊接裂纹。为了进行焊接技术攻关,公司焊接试验室从东北、上海等地调集钢材、焊材,制定了完备的技术方案,多次选择工艺规范,采用一系列防止裂纹的辅助工艺措施,如焊前加热、焊后保温等,并在施工现场制作了大型加热器具,等等。至此,就技术攻关而言已经较好地解决了防止产生焊接裂纹的问题,可以应用于工程施工。后来的施工实践也证明了技术攻关的成果,大部分舱内钢结构焊接质量良好,未出现裂纹。但是,过程中出现了一个意外:堆舱内反应堆四周的横隔板,材质为船用钢,由于板厚达40毫米,焊缝呈封闭状态,结构应力过大,在施工过程中曾经两次出现裂纹,只好将焊缝铲除重新焊接。经过技术人员与工人师傅的认真分析,在工艺规范、操作手法和焊后保温方面加以改进,第三次焊接才成功。这时,大家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。
口述核史 | 我至今难忘那些可敬可爱的焊工师傅们
▲1970年12月26日,中国第一艘核潜艇下水
 
04
 
— 炙烤,每次进去只能坚持五分钟 —
 
这里特别需要提到的是,在堆舱内反应堆压力容器结构施焊的过程中,由于工艺要求焊前加热到250℃,通风散热条件又不好,舱内温度极高,呼吸困难,还要始终保持250℃的高温连续施焊。面对这样恶劣的环境,我们的10余名焊工分成几个小组,轮换进舱焊接,每次只能坚持5分钟左右。他们面对高温炙烤,高声朗诵着“下定决心,不怕牺牲,排除万难,去争取胜利!”的毛主席语录,一次又一次义无反顾地下到舱内施焊,连续奋战12小时,直到圆满完成任务。此情此景,令在场者心灵震撼,无不动容。现在回想起来,我还忘不了那些可敬可爱的焊工师傅们。他们中有徐清成、崔广仁、时克轩、陈宝宪、王殿池、隋启芳……这令人难以忘怀的攻关场景,在今天看来似乎有一丝悲壮色彩和别样的印记,但老一辈“二三”人的使命感、责任感和拼搏精神是不会也不应过时的,永远值得我们铭记和发扬光大。
 
(马安国,男,中共党员,1939年7月出生,湖北黄陂人。1963年7月毕业于天津大学机械系焊接专业,研究员级高级工程师,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。历任中核二三公司副总工程师、副经理、经理等职务,2000年退休。
 
1967年初,参与我国09(第一艘核潜艇)工程前期准备工作。1969年年初,参加196(第一艘核潜艇陆上模式堆)工程施工,负责焊接技术工作,同时参加工区生产管理工作。期间,和团队一起攻克了陆上模式堆主管道自动焊及压力壳焊接技术难题。上世纪70年代,完成多项焊接科研课题,两项科技成果获四川省科学大会奖。参加秦山核电站主管道焊接技术攻关和现场施工。秦山核电站主回路管道焊接技术成果获部级科技进步一等奖。)

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 应急管理部 中华全国总工会 化学检验工 职业资格工作网